1982年为何故说:我是海军司令 不是旅游局长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动态 >
发布日期:2021-04-23 11:10

  “我是海军司令,不是旅游局长!”慈不掌兵。1982年,一场重振军威、重塑军魂的大整顿,伴随海防大巡的足音,波及万里海防线日,就任海军司令员刚刚20天的悄然离京,下部队去了。

  这是他既定的万里海防大巡察的开端。在接下来的一年零两个月时间里,他的足迹遍布共和国1.8万公里海防线。三大舰队的所有舰航基地、舰艇编队、机场码头、岸防阵地,海防前沿的高山哨所、岛屿要塞、航门水道,海军直属军事院校、科研院所,他全部考察巡视了一遍。

  这次大巡察,真正摸清了海军的“家底”,全面认识了部队的现状。按理说,对执掌这个惨遭10年“文革”祸乱的一致公认的“重灾户”所面临的复杂局面和严峻挑战,他在领命三进海军之前就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,但是当他深入其中从外到内由表及里地做了一番全息式扫描透视后,才真正理解了什么叫“问题成堆、积重难返”,什么叫“如临深渊、任重道远”!

  “看来得豁出这条老命了!”似乎一夜之间又回到那横刀立马的烽火岁月,耳畔不断回响起民族英雄岳飞那首壮怀激烈的《满江红》: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“待从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”这千古绝唱的名句,真实地写照出他的蓝色情怀;“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”似乎也恰到好处地表达了他急如潮涌的心境,只是他那一头标志性的“银板寸”早已不是“少年白”了。还是苏东坡的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……鬓微霜,又何妨”和曹操的“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;烈士暮年,壮心不已”,吟诵起来让他更感亲切一些。

  于是,在这一年中,海军将士重新认识了——身为海军司令员的。尽管外表还是那样质朴敦厚,接人待物还是那样温蔼随和,讲话还是那样乡音不改,然而海军司令员这个独特的角色,将他作为一个军事战略家的视野、胸怀和格局,一个海军高级将领的胆识、气魄和才华,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。如果说,在就职大会上没有发表施政演说,海军上上下下都不知道他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的话,那么随着他巡察海防的脚步不断向前延伸,则向全体海军将士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:海军要动大“手术”,海军必须大改革!

  旅顺军港始建于1881年,曾是北洋水师驻泊的母港。在旅顺基地领导陪同下,仔细考察了军港驻泊情况。

  军港变化不大,可以说没有什么变化。码头还是原先的码头,港区布局还是20多年前的老样子。唯一不同的是,驻泊的舰艇多了,港区内显得比较拥挤。

  “这个百年老港该搞点建设了。”对陪同的基地领导交代,“旅顺军港的扩建计划,已经总部批准,你们可先将新码头建起来,同时完成港池挖泥疏浚工程。这样不仅能缓解眼下舰艇驻泊拥挤问题,而且战时也好使用。”

  在军港中区,停泊着护卫舰大队的战舰。那些老式的舰艇,舰体锈迹斑斑,显得非常陈旧。

  就这样走着聊着,给随行者的感觉是,老首长故地重游,完全沉浸在往事的追忆中,所思所言无非触景生情、有感而发罢了。

  海洋岛位于长山群岛东南端,扼黄海北部海上交通要冲,为东北地区海防前哨。中日甲午战争期间,日海军舰队就曾在附近海域待机,寻觅北洋舰队决战。

  驻岛水警区领导向报告,想把大港湾分成小港池。当即制止这一设想。“这是多么好的港池啊!”站在码头上,极目群峰环绕的天然海港,他说,“这么大的港湾水面,可供大型舰艇驻泊。如果人为把它分成小港池,大型舰艇就不能用了。”

  岛岸山脚下,建起了一排砖瓦房,用作日后快艇部队的营房,眼下负责施工的工程兵部队就住在里面。山洞已经挖好,还没有被覆,将来快艇可以直接开进洞内隐蔽。港内设施工程刚刚开始建设,码头尚未开工,港外的防波堤微微露出水面,不及工程量的一半。

  此言一出,令陪同考察的北海舰队领导惊诧不已。一项如此重大的国防战备工程,施工部队在这个孤岛上风餐露宿苦战数年,投入数以亿计的经费,怎么能半途而废呢?

  “刘司令,这项工程已经花了那么多钱,停建损失太大啊!”北海舰队一位副司令员据理力争。

  见对方无言以对,道出了自己的忧虑:“停建损失确实大,不停建花的钱更多!海军建设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,但军费是有限的,我们必须分轻重缓急来办!”

  “问题的关键还不仅仅在于花多少钱。”话锋一转,指着眼前正在兴建的军港继续说,“你们都看到了,就这么巴掌大的一块水域,建好后能容得下一个快艇支队吗?充其量也就进驻一个大队!所以,我认为要立即停建。至于下一步怎么办,你们回去后再很好地论证一下。我的意见,暂时不上,可以考虑先把这个工程封起来,妥善保护,以后再说。”

  离开小长山岛,乘舰驶过渤海海峡,来到庙岛群岛一座鲜为人知的小岛上,这里正在修建一个舰艇洞库。

  直奔洞库,令工程负责人打开大门。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,动用了一个排的兵力,洞库大门仍没有打开——洞口外的沙石流已将洞口堵得严严实实。经过一番紧张折腾,大门总算打开。然而,再想关上却更困难——沙石流迅即将洞口堵死了!

  “这么个德行将来打仗能用得上吗?”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懑,当机立断,“这地方搞舰艇基地不行,必须停建!”

  素有“千岛群岛”之称的舟山群岛,扼中国近海南北航路要冲,被誉为“东海巨障”。这里航门水道密布,港湾锚地众多,历来为中国海防战略要地。对舟山群岛至温州以北一线海军驻防情况进行详细考察。令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战场建设的混乱状况。所到之处,都是挖了洞子,盖了房子。有的海防工程在前期准备中对水文资料没有很好调研,边定点,边设计,边施工,致使洞库建成后,泥沙回淤严重,完全不能使用,只得忍痛报废。

  时值新春佳节,陪同中共中央总书记看望慰问部队、与官兵欢度春节之后,视察的第一站就是榆林军港。

  “榆林军港是南海舰队最好的港湾码头。”一边视察,一边对基地领导说,“你们要好好论证一下炸礁的问题,港池内的礁石该炸的就炸,码头该建的就建,把这个军港下功夫彻底整治一下,以解决驻泊舰艇拥挤的问题。”

  乘坐交通艇来到海口。这里建有一个水警区。海口完全有条件建设大型港口码头,但水警区的码头不行,港池水位太浅。洋浦港也具备停泊大中型舰艇的自然条件,但也没有改造。

  交通艇载着驶入清澜港。港区航道很长,外边水位很深,完全可以兴建大型码头,但不知何故,码头却建在里面。航道和港池被泥沙严重淤塞,已危及舰艇进出港安全。

  离开海南岛,一路西行,来到北海。这里驻防一个水警区,但舰艇停泊却没有正规的军港。一个简易码头,平时只能停靠一两艘小艇,风浪大了还不保险。

  走进珍珠港,但见一大片营房修建得颇为整齐壮观,而刚建起的军港码头却已被淤泥堵塞,舰艇进出停靠极其困难。

  一路上,对这类先天不足的海防工程,多次亮“红牌“处以“极刑”,然而此时,他再也不忍心当“冷面判官”了。

  “决策失误给海军建设带来多大灾难啊!”痛心疾首,“防城港水深泥沙少,建码头条件比这儿好得多,怎么就不论证一下呢?”

  在现场研究处置方案时,无可奈何地说:“投在这儿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,怎么说也是一笔很大的财产啊!总不能都扔了吧?能挽救的就挽救,尽可能发挥作用吧!”

  胶东仲夏,海风习习,景色宜人。驱车东行,来到素以“仙山琼阁、海市蜃楼”蜚声海内外的蓬莱。

  蓬莱阁下,岬角西侧。在北海舰队和烟台基地领导陪同下,径直来到军港码头。放眼望去,港外不远处,两艘舰艇锚泊在航道上。

  这才知道,由于港区航道水位太浅,舰艇进出都必须赶在高潮时刻,不然就可能搁浅。

  “简直是天方夜谭!”哭笑不得,“就这么蛤蟆大的一个浅水湾,有必要驻泊一个舰艇大队吗?”

  舰队领导解释说,部队营区刚刚投资兴建完工,而且正好坐落在蓬莱阁风景区,这么好一块地盘丢了太可惜。

  “我是海军司令,不是旅游局长!”反驳道,“打起仗来,我总不能跟敌方的舰队司令说,咱们先别打,潮水还没涨上来,我的舰艇出不去。敌人会听我指挥吗?”

  “这个舰艇大队必须裁撤!”指示说,“这块地盘当然不能随便丢掉。派什么用场,舰队和基地好好研究一下。”

  至此,人们彻悟了:一路巡视下来为何对军港情有独钟?他已然着眼未来海上现代战争,从战略高度谋划着海军战场建设。

  对于中国海军来说,这是一个关乎国家统一的战略重点地区。铺开中国地图,注目东南沿海,就会发现,福州到汕头一线,正好与台湾岛隔海相望。

  海军驻福建地区至汕头一线部队担负着维护祖国统一、守卫台海安全的神圣使命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个重点战略方向,战场建设存在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。

  沙埕,位于闽浙沿海交界处的一个港口城镇,港湾深入陆地,狭长而曲折,两岸丘陵夹峙,形势隐蔽,是一处天然避风良港。发现,驻守在这里的海军部队互不隶属,各行其是,连一个牵头协调单位都没有。

  海坛岛,亦称平潭岛,西隔海坛海峡与大陆相望,东临台湾海峡,与台湾新竹白沙岬共扼台湾海峡北口,两地相距仅68海里,形成台湾海峡最为狭窄的水域。乘船渡海,在海坛岛考察了两天。最令他忧虑的是,舰艇进出港航道严重淤塞,已直接影响到正常的作战训练。就连他此次上岛,也得等涨潮时才能进出。

  东山岛,因状似蝴蝶,亦称蝶岛,位于闽粤两省结合部,南与广东南澳岛相临,扼台湾海峡南口,当东海、南海交汇之区,军事地位十分重要。在东山岛也住了两天。考察中,他发现航道入口处原有的基地设施已经废弃,新建的大码头、油水库和营房,都无可挑剔,同样是航道淤塞问题没有解决。

  在与基地领导集体座谈时,特别嘱咐:“福建是战略重要方向,你们一定要深谋远虑,抓紧搞好战场建设。”他具体指示说,“根据缩短战线、突出重点的原则,你们集中精力抓好几个大型驻泊点的建设,其他地方就不要再搞了。”

  汕头,素有“粤东门户、华南要冲”之誉。1981年被批准设立经济特区以来,各项建设日新月异。

  “汕头是个好地方啊!”在结束考察时,对陪同的广州基地领导交代,“这里水深潮平,江面宽阔,你们要好好规划,加强建设,以保证中、大型舰艇安全停泊。”

  此时,不但这里就连广州基地都没有编配中大型舰艇。显然,站在全局的战略制高点上,面对台海潮汐变幻、波谲云诡的复杂态势,已然对海军未来军事部署进行着更加深远和更为宏观的谋划与思考。

  “海军的建设方针要调整。这么个干法不行,必须下决心整顿!”这是巡察海军部队得出的基本结论。

  如何调整?如何整顿?“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四处设点、八方摆摊了。”开出处方,“核心就是两个字:一是‘收’,二是‘缩’。‘收’,就是收拾摊子;‘缩’,就是缩短战线。”

  考察中,不少舰队、基地主要领导都向他提出增加部队编制、扩充装备员额的要求,一律回绝。对于那些想新上军港码头项目的报告,他全部否决。

  “海军党委已经决定,实施重点建设的方针。”明确告诉各级领导,“小型港口码头不再新建扩建。否则,战线越拉越长。”

  “我们都要变一变脑筋,变一变观念。”说,不要总是一讲发展,就提出要扩充多少部队,增加多少员额。海军实施整顿调整,也是发展,也是提高,也是前进。所谓“退一步进两步”,就是这个道理。咱们都没少坐车,汽车在爬坡的时候,司机挂的并不是高挡,而是低挡。欲速则不达。挂高挡车速快,这个坡可能就爬不上去;而换低挡车速慢,这个坡却能顺利爬上去。

  “在目前情况下,不仅不能增加编制员额,还要精兵简政,消臃裁劣。对那些没有任何战斗力可言的老旧装备,该退役的要立即退役,该淘汰的要马上淘汰。”举例说,“像那些老式护卫舰和老式猎潜艇,就应该坚决报废,不然既占兵员,又花修理费,于海军战斗力建设毫无益处。”

  言及精简整编,各级领导普遍面有难色:“撤并部队难,压缩人头更难。手心手背都是肉,挖掉哪一块都心疼啊!”

  态度十分坚决:“部队要精干,机关要精干,干部队伍更要精干!”他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表示,“军委下达给海军的精简任务一个也不能少!一些部队要裁撤,一些单位要合并,一些年大体弱的干部要退下来。这是我军革命化、现代化、正规化建设的需要,没有任何价钱可讲!”

  在上海考察时,发现海军驻沪机构过多、过滥、重叠和臃肿。“海军和舰队要彻底整顿驻沪机构。”发出指令:由海军司令部和上海基地组成联合工作组,深入调研后提出精简方案。

  部队战斗力建设,是巡察时关注的又一个重要议题。每到一地,他都要召集舰艇干部座谈,面对面了解训练情况。

  究其原因,除个别因任职时间较短,大部分任职三年以上的艇长,主要是因调动而影响了训练。

  “舰艇长全科目训练,是和平时期舰艇战斗力生成的根本途径。”说,“没有合格的全训舰艇长,再好的装备也没有战斗力。全训舰艇长一定要多培训一点,起码三级以上舰艇都要有两名合格的舰艇长。”他对在场的基地和支队领导交代,“舰艇长在没有完成全科目训练前,不要随意调动;即使完成了全训,也要稳定两年以上。”

  北部湾海军某部1982年秋季发生三艘猎潜艇被台风刮到岸上的重大事故,曾指派海军一位副参谋长前往调查处理。巡察时他特意来到事故现场。据查,造成如此严重后果,主因是这三艘舰艇的艇长不在位,而在位的副长均不具备独立操纵指挥能力。

  这都是什么事!一听就光火:“防台就像打仗一样,如此紧急时刻,为什么这么多艇长不在位?即使艇长不在位,还有副长嘛!副长代理艇长是我们历来的传统。如果打起仗来,副长不过硬,在远离陆岸基地的汪洋大海上,派人保驾来得及吗?”

  当即下达一条硬性规定:“从现在起,编队以下舰艇军官,不管哪一级,不合格的,坚决不能任命!”

  还发现,部队训练中走过场、跳训、漏训现象比较普遍,不少科目虽然进行了,却没有达到训练大纲标准要求,训练质量不高。还有一些部队训练时间不落实。往往搞一次海上训练,准备一个月,训练十来天,然后再总结半个月。

  舰艇维修效率低、周期长,已经成为舰艇在航率与战斗力的重大制约因素。一艘驱逐舰进厂中修,时间跨度长达三年以上。一个新服役的水兵,如果赶上舰艇中修,还没等舰艇驶出船坞,就该打背包退伍走人了。而同样是一艘驱逐舰中修,外国规定的时间只有三个月。差距之大,令人咂舌!

  “教育训练方面的问题很多,要从实际出发,大胆试验,闯出一条教育训练的新路子!”责成海军司令部立即着手研究制定教育训练改革整体方案。

  海军陆战队是以遂行两栖作战为主要任务的海军特种兵,具有机动性强、快速反应和执行多种作战任务的能力。由于组建时间短,这支从陆军转隶海军的部队基本建设还存在许多问题。

  “陆战旅的专用训练场要尽快规划实施。这个训练场一定要开设在机场和港口附近。”指示说,“陆战旅是一支两栖作战的拳头部队,将来登陆作战光靠登陆艇是不行的,还要搞机降、空降,这样才能快速机动。”

  针对近年来海军各级在作战指挥上经常发生差错、以致酿成事故的现象,明确提出要搞好作战指挥人员训练。他强调:“要加强各级指挥员的业务学习,提高指挥员的组织指挥能力。各级指挥员都要进行严格考试,合格了才能担任作战指挥任务。机关各业务部门要把本身的业务搞熟练,参谋光做到‘六会’是不够的,知识面应该更宽些。今后对参谋人员也要进行考核,不及格者可补考一次,仍不及格的,就不能继续当参谋,更不能提升。”

  不仅要严格训练,还要严格管理。“一定要处理好正规化与现代化的关系,光讲现代化,不讲正规化,不行。二者是相辅相成的,互为服务的。”针对部队在正规化训练方面存在的模糊认识,批驳道,“两人成行,三人成伍,步调一致,这不是形式,代表的是团结和意志。松松垮垮能有纪律性吗?武器装备这里生锈,那里故障,会有战斗力吗?”

  在东海舰队航空兵部队视察时,特别叮嘱舰航领导班子,一定要加强飞行部队的战术技术训练,提高空中作战能力,严格把好空中防线。他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如果跑一架飞机,影响就很坏,后果不堪设想!”遗憾的是,这次重要的提醒与告诫未能引起东航领导班子的足够重视,以致一年后发生王学成驾机叛逃事件,造成了难以挽回的政治影响。

  “为了适应现代战争的需要,后勤保障一定要现代化。”一语破的,“采用赶毛驴、推小车、挑担子的方法,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时期可以,现在就不行了。”

  某驻岛潜艇支队。时值新春佳节,吃菜成了困扰基层的一大难题。一艇一个灶,每天早晨各艇司务长乘船到大陆采购主副食品和蔬菜,但由于当地缺乏大型生产基地,可供采购的主副食品和蔬菜非常有限。整个春节,全支队官兵连鱼都没有吃上,支队领导每人也只分到2公斤肉——1公斤猪肉,1公斤牛肉。

  一边视察各艇食堂,一边听取支队领导汇报,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,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。

  “我很寒心!”在舰队干部大会上,抑制不住心头升腾的怒火,严肃批评道,“这是我们机关工作的严重失职!尤其是后勤部门的同志,应该受到良心的谴责!”

  “吃饭的学问很大。”在此前一个月召开的海军后勤工作会议上,就对现行生活供应方式和保障模式提出批评,“向军舰上供应的东西,仍是老一套,鸡鸭连毛带爪、蔬菜连泥带土一起送到舰艇上,猪肉成片成片往舰艇上搬。这个办法是很落后的!我们20多年前没解决这个问题,现在仍没有解决。”

  “怎么用现代化的办法吃饭呢?”主张:一是要搞现代化的炊具、现代化的伙房;二是要搞中型、大型集体食堂;三是实行食物成品、半成品化供应。建一个现代化食品加工厂,生产系列配套熟食品,或把蔬菜、肉类制成半成品,就可以供应数千上万人,既可提高效率,也比较节省。民航系统已经这样做了,城市现代化也在走这条路,我们为什么不可以借鉴一下呢?

  “后勤现代化,涉及内容很多。”扳起指头侃侃而谈,“譬如,吃饭穿衣怎么现代化,工程保障设施怎么现代化,供应体制怎么现代化,各种运输工具怎么现代化,各种保障器材怎么现代化,各种仓库管理怎么现代化,等等。”根本出路在于改革,“不改革就不能搞现代化,就不能进入现代化。”

  要求海军后勤战线厉行改革,开拓创新:“边做边学习,边做边研究,边做边改进。看准了的就大胆地改、系统地改;看不准的就多研究,总之要下决心改变现状。”

  万里海防巡察结束了。海军纷繁复杂的乱象在脑海里抽象为一串令人压抑的文字:部队分散,点多线长,指挥机构不精干;舰艇部队小艇多,中大型舰艇少,活动范围小;海军航空兵通用飞机多,海军专用飞机少,不能满足海上作战需求;各级司令部建设严重滞后,指挥手段与20世纪50年代相比改进不大;一些港口、洞库沙淤厉害,使用受限;装备管理薄弱,舰艇失修严重;后勤保障效率低下,手段落后;教育训练摆位不正,部队战术技术水平不高;院校教育亟待恢复振兴,人才培养有待加强;部队管理松弛,作风纪律松散;条令条例和规章制度很不完善,干部管理水平和带兵能力不强,各种事故时有发生;政治思想工作薄弱,基层舰连建设基础薄弱。

  面对如此现状,要开创海军建设新局面谈何容易!然而,在海军举办的军以上干部读书班上,却信心满怀地宣称:开创海军建设新局面的历史时机已经到来!

  端坐台下的海军高级将领们都心知肚明,已经横下一条心,决计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。